当硅谷巨头正忙着裁员时,TikTok选择了“捡漏”

站长资讯 (17) 2022-11-22 21:24:56

裁员这股风潮,最近刮到了硅谷。自埃隆·马斯克入主推特开始,据称已先后有超过4000名合同工被解雇,以及一半以上的员工离职。紧随其后的还有Meta,其CEO马克·扎克伯格就裁员发布道歉信称,要“为公司的失误负责,对公司增长的过度乐观导致了人员过剩”,宣布裁员规模将超过1.1万人、约占总员工数的13%,并且招聘冻结期也将延至明年第一季度。

尽管这些企业高管们的“沮丧”或许不假,但他们裁员同样也是“手起刀落”。此次裁员潮同样也波及到了亚马逊,据相关报道显示,亚马逊计划最早在本周裁员约10000名员工,将影响到其设备、零售和人力资源部门,其中设备部门主要负责制造Echo、语音助手Alexa,以及Kindle等产品。

据裁员追踪网站Layoffs.fyi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在经历了11月的裁员潮后,今年硅谷科技公司的裁员总数已超过了13万人。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可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期,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显示,TikTok方面正计划将加州团队的人数扩充一倍,从现有的1000人增长至约2000人。并且据知情人士透露,在马斯克拉开推特的裁员大幕后,TikTok的招聘人员已与一些被裁的推特软件工程师展开接触,并且近期他们还联系了一些被Meta方面裁掉的工程师。

从TikTok方面公布的职位信息中可以看到,其目前的空缺职位包括数据工程师、电商、数据隐私管理、机器学习、AR等。并且此前在9月中旬,TikTok方面还签下了一份自今年以来硅谷最贵的办公室租赁协议,该办公室位于圣何塞国际机场对面、处于硅谷的核心区。

据悉,目前TikTok正在对北美市场的高管团队进行重组,此前负责北美业务解决方案的总经理桑迪·霍金斯(Sandie Hawkins)被调任为美国电商渠道TikTok Shop的负责人,原职务则暂时由全球业务解决方案负责人布莱克·钱德利(Blake Chandlee)接替。由于此前该公司刚刚经历了一轮“离职潮”,据称主要是由于其工作氛围对于当地员工而言有些“太过紧张”。

不难看出,尽管TikTok目前处于大幅招聘的窗口期,但其在员工本地化管理方面所遇到的困难似乎并不小。

与硅谷的这些老牌科技企业相比,如今的TikTok显然还足够年轻、业务也仍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基本与“业务增长放缓”、“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等描述不太沾边。而对于用户而言,如今的TikTok几乎就等同于“有趣”、“娱乐”、“音乐和跳舞”。正如其北美地区公共政策负责人迈克尔·贝克曼(michael beckerman)的形容那样,“TikTok是一个关于娱乐的平台,能够给人们带来快乐”。

但这样一个“让用户快乐”的平台,似乎并没能让员工“感到幸福”。据TikTok美国旧金山分公司的相关员工透露,“推动TikTok成功的,是严苛的管理风格和高要求的内部文化”,而“这完全背离平台愉悦鼓舞的公众形象”。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首先就是时差问题,毕竟即时的远程交流将打乱当地员工原本的生活节奏。其次,是对于一个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的企业来说,员工往往需要承担更高密度的工作,而公司强调效率、绩效的结果,便是“紧张的工作氛围”和“焦虑的精神状态”。此外,据称TikTok的保密程度也让员工感受到“不被信任”。

总体上来看,这其实相当于一个恶性循环,因为公司文化的“水土不服”导致团队成员流动性相对更大。与此同时,TikTok还受限于数据、用户隐私政策变化,以及广告业务普遍承压的市场环境。

然而在硅谷巨头大幅裁员的情况下,TikTok招收员工显然将会变得比以往更加容易。事实上,虽然TikTok俨然成为诸多硅谷科技企业的在业务层面的学习对象,但这并不意味着就已经可以高枕无忧。比如在近期落幕的美国科技界年度编码大会上,TikTok更是俨然成为了“众矢之的”。

除了对于其科技创新性的质疑声外,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艾米·克罗布查(Amy Klouchar)就曾表示,等TikTok成长到一定规模,就会将其列入相关法案的重点管制对象。而知名媒体集团阿克塞尔·斯普林格(Axel Springer)CEO马蒂亚斯·多夫纳(Mathias Dopfner)甚至呼吁,需要尽快在美国甚至欧洲将其彻底封禁。

如今对于TikTok来说,其实同样也是相当艰难的一段时期。虽然其拥有其他同类公司艳羡的年轻一代用户,但在用户体量与广告收入上仍然与Meta、Google等公司有着相当大差距。据外界预测,TikTok今年的广告收入预计为120亿美元、仅为Meta去年广告收入的1/10。

在如今这样快速起量的时期,TikTok的广告业务表现也并不那么尽如人意。有业内人士指出,TikTok有时倾向于在不事先通知大型代理合作伙伴的情况下,就改变广告定价或广告产品功能,并且没有赋予广告公司限制或关闭帖子恶意评价的权限,而这些“不够完善的地方”也让其很多广告公司感到忧虑。此外,目前TikTok极力开拓的电商业务在海外市场也遭遇了一定程度的“水土不服”。

而这些似乎都显示着,即便是目前猛如TikTok,在更具增长活力与商业潜力的当口下,仍有许多关口需要一一迈过。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