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公司,破产、解体、出售后,又一家内乱了……

站长资讯 (36) 2022-11-02 23:22:29

在造车新势力的宣传语境里,多起车祸事件,已经让过去几年最大的卖点,自动驾驶这个概念彻底破产,甚至连自动辅助驾驶概念也不再高调宣传。
在自动驾驶的技术范畴,今年以来,从国外到国内,都在赔本赚吆喝几年后,裁员、合并,缩减成本的风刮了过来。
比如在6月,特斯拉关闭位于加州圣马特奥的自动驾驶系统部门,并裁减200多时薪制岗位;
再如由福特和大众投入了大量资金扶持起来的无人驾驶明星公司、独角兽公司Argo AI 也宣布裁减约 150 名员工,近期更是被传出要关闭运营,正在为激光雷达(lIDAR)部门寻找买家。
还有曾经夸下海口说自己和Waymo、Cruise 并列为自动驾驶三分天下的势力,已经上市一年的Aurora,也正在寻求部分或整体将公司打包出售。
还有一家硅谷明星独角兽Zoox日前正考虑出售。
两周前,激光雷达领域的鼻祖Ibeo也发布公告称,由于无法获得进一步的增长融资,公司提交了破产申请。
目前,Ibeo账上的现金只够支付全体员工到11月底的工资。
曾经肩负着出行领域未来使命的天选之子们,为何这么快就集中大批量的选择破产、或者卖掉自己?
Argo AI给出的原因是:「自动驾驶业务过于烧钱,而盈利却遥遥无期……」
这个原因如今看来,放在任何一个自动驾驶企业的身上都是通用的。
比如拿到过超60亿美金融资,背后站着通用、本田和软银的Cruise,几年时间就花了100亿美金,根据公开数据,其二季度亏损人民币33.8亿元平均每天亏损约为3384万元人民币。
再如背后站着谷歌的Waymo,烧钱十年,烧钱速度大约每年10亿美元,但商业化目前似乎也没有啥眉目。
曾经那些资本眼里的香饽饽,随便一出手变融资大几十亿的香饽饽们,甚至被全球关注的明星们,日子越过越难是真的。
而国内呢?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比如就连将自动驾驶作为未来第一战略的百度,自动驾驶业务烧了那么多钱,最后不得不进军整车业务回血。
最近,已经上市的自动驾驶企业图森未来,更是给吃瓜群众们上演了一出「内乱」大戏。
图森未来股价遭遇重挫,跌幅高达45%,暴跌的原因是一则离奇的罢免公开信。
这份公开信称董事会已解除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侯晓迪的职务,并免去侯晓迪的董事会主席职务并作为政府安全委员会成员。
据了解,侯晓迪突遭罢免或与图森未来遭FBI和SEC调查有关。
根据消息,美国正调查图森未来是否通过向氢燃料重卡初创公司Hydron融资和转让技术来欺骗投资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3月,据图森未来发布公告称,图森未来创始人陈默辞去执行董事长一职。
随后有爆料称,图森未来准备卖出中国区业务。当时多家媒体报道称陈默正计划通过资本运作将图森未来中国团队回购。
但最终这项资本运作计划没有真正落地,直到6月,陈默对外宣布成立Hydron这家公司。
并称Hydron将创立专注于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可搭载L4级别自动驾驶功能的氢燃料重卡及加氢基础设施服务的新公司。
到了这里,我们也逐渐对这件事有了一个大概的脉络,也就是陈默从自己创立的图森未来离职,然后又创立了一家新的可打造L4 级别自动驾驶的卡车公司.
同时,还有消息称,在Hydron创立时,该公司招募了多名图森未来的员工,有些是高级职位的员工,并使用了图森未来的专有技术和知识产权。
部分员工在继续为图森未来工作的同时为Hydron服务,有些还获得了Hydron的股份。
其次,Hydron快速完成2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8000万美元,估值为10亿美金,这样的估值显然已经超过了图森未来的市值。
FBI和SEC的调查人员正在调查图森未来及其高管(主要是首席执行官侯晓迪)是否因未适当披露这种关系而违反了受信责任和证券法。
知情人士还透露,这些机构还在调查图森未来是否与Hydron共享了在美国开发的知识产权,以及这种行为是否向海外对手输送有价值的技术从而欺骗了图森未来的投资者。
以及侯晓迪是否在没有进行适当披露的情况下参与建立并向Hydron提供技术,并获得报酬。
同时,还有消息称,图森未来的董事会于7月启动了公司内部调查,调查该公司是否在中国孵化培育了Hydron,包括是否在没有通知监管机构、图森未来董事会或股东的情况下向该初创公司提供资金和转让技术。
弯弯绕绕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图森未来与Hydron是两家并无实际关联的公司,但所运营业务相似。且后者的创始人还在前者公司拥有大量股份。
更要命的是,图森未来的员工可能还在为Hydron服务。
这别说FBI和SEC了,是个人都得怀疑图森未来与Hydron是否存在有着利益和技术方面的输送。
事情发生后,图森未来的发言人说,侯晓迪从来都不是Hydron的员工,也从来都没有从Hydron得到过报酬。
不知是有理数不清,还是心虚,昨天那份离奇的公开信就宣布罢免了同时兼任董事长和首席技术官的侯晓迪。
随后,侯晓迪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份控诉信,10月30日董事会投票决定无故解除其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的职务,程序和结论都是值得怀疑的。
“我的职业和个人生活都是完全透明的,我与董事会充分合作,因为我没有什么可隐藏的。我想明确的是:我完全否认任何关于我有渎职行为的指控。”
“我知道我的领导风格有时可能要求很高,但那是因为自动驾驶本身就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做到坚定不移。你们的奉献让我更加谦卑。不幸的是,我们共同完成的工作以及我们在此过程中做出的牺牲,有时会被那些不了解自动驾驶复杂性的人所低估。让政治阻碍我们共同追求的梦想是非常不公平的。”
事情发展到了这里,也就是一般人再难继续理解了,到底是内乱,双簧,还是左手倒右手,或者其他什么的或许只有当事人知道。
但图森未来的未来却是实实在在的迷茫。
2015年,图森未来品牌主体公司由CEO陈默、CTO侯晓迪、首席架构师郝佳男联合创立。
陈默离开图森后,侯晓迪随后接任了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但陈默和侯晓迪仍是拥有特别投票权的大股东。
如今,侯晓迪被罢免,不仅让这出戏有了新看点,更重要的是,一家技术型公司,原CTO,今CEO被罢免,意味着什么呢?
或许并不意味着什么,因为这家自动驾驶公司,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
图森未来自成立以来,备受资本追捧,据Crunchbase数据,图森未来在IPO前完成6轮融资,总融资额超6.5亿美元。
投资方包括新浪、鼎晖投资、英伟达、大众子公司Traton、美国快递公司UPS及卡车制造商Navistar等机构,新浪曹国伟更是连续跟了五轮。
2021年4月,图森成功挂牌美国纳斯达克,融资总额超过13亿美元,成为全球首个上市的自动驾驶公司。
但是这么多钱投喂出的公司,到底是什么成色呢?
在资本市场,顶着自动驾驶第一股光环,图森未来市值一度达到了84.9亿美元,而如今仅剩下7.3亿美元。
此外,财报显示,图森未来2022年第二、三季度营收分别为259.4万美元、270万美元。
但2022年第三季度研发支出为8570万美元,运营亏损为1.12亿美元。
融了那么多钱,换来了一季度只有小几百万美元的营收,以及过亿美元的亏损,图森未来,做的到底是什么生意?
也就是这样的成色,它还有未来吗?
那么陈默为何离开图森未来,又另起炉灶?如今公司在调查还没有结果的情况下罢免CEO,又是唱的哪出戏?
或许大家都清楚……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