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琦天猫双11首日就赚佣金48亿,直播电商火得“壕”无道理!

站长资讯 (25) 2022-10-28 23:45:02

此前有人表示今年双11可能将是有史以来最低调的,由于很多人担心经济下行的压力会紧缩消费,再加上现在拼团电商、直播电商天天都做促销,双11「剁手」的魅力能否延续,的确也让商家开始捏一把汗。
按照这几年惯例,双11已经成11月1日向往前推一个多星期预热了,10月24日,天猫首场双11预售为今年的购物狂欢节拉开序幕,所有其他电商平台纷纷紧跟阿里巴巴开始为双11造势了。
就在这一晚,有4.6亿人次涌进李佳琦天猫直播间,而在去年双11李佳琦直播间场观人次是2.5亿人次,差不多是翻了一倍。
公开数据显示,李佳琦直播间人气火爆,开播仅40分钟,观看人次就超过了1000万。据阿里巴巴披露的数据,10月24日当晚,天猫双11预售一小时内,3000多个品牌成交额同比去年预售同期翻倍增长。
李佳琪直播间是流量担当,他一家的预售额当天就达到215亿元,就迅速在电商圈传开了,并且有相应各个品牌的GMV流水,从这张图可以看出主要是以美妆品类为主,此外还有3C、白色家电、快消品等为辅助,基本上国内国际一线知名的化妆品品牌都在今年双11李佳琦直播间刷脸了。
这意味着今年李佳琦的销售额量超2021年双11同期106亿元的一倍还要多。沉寂了一段时间,李佳琦再次用惊人的业绩捍卫了自己的淘宝一哥的地位。
一、李佳琦个人能够赚多少钱?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毕竟直播电商流水高,这背后是平台、MCN公司、主播IP三者共同发力的结果,究竟个人IP能够占据多少份额,实际上就能看出主播的份量和议价权了。
再加上,罗永浩在抖音直播只用了1年多的时间就还清了6亿的债务,就让外界对于直播电商头部网红究竟能分多少到账更感兴趣了!
今年双11直播电商作为主角,淘宝请来了直播间的大咖卡位,宣布退休了的罗永浩重出江湖站台淘宝电商,虽然对于老罗来说是客场PK,媒体对于两位直播带货明星各自成交额对比也做了对标。
根据中国网财经记者报道,「在双11期间,罗永浩淘宝直播间的商务合作费用包括:坑位费20万,所有权益打包的套餐费用(包括坑位费以及一定时间的切片授权和肖像使用授权、公众号发文)则为60万,销售抽佣在25%左右。
“即使仅从佣金层面计算,按照媒体报道的(罗永浩双11)销售额2.1亿元,扣除10%左右的退货额,老罗直播间的佣金收入约为4700多万。而要是按媒体报道(李佳琦直播间销售额)的数字215亿测算,扣除10%退货额,李佳琦直播间佣金部分收入高达48亿元。”」
也就是说,这届双11开场,老罗日赚0.47亿,而李佳琦日赚48亿元,果然主场迎战就是给力,李佳琦强势回归,比罗永浩团队单日业绩强了100倍,这的确超出很多人的认知了。
二、李佳琦堪比口播印钞机,为什么产生这样恐怖的销售奇迹?
关于李佳琦首日销售额251亿,日赚的48亿元的销售很快成为了热搜,毕竟90后一分钟赚880万,多少人看了会默泪。
不过,根据联商网的报道,美腕对于这个第三方数据并没有给予“认定”;相关的场观数据与平台对外公布的一致。
也就是说,因为担心今年行情影像销售下滑,平台可并不想低调,安排了罗永浩、俞敏洪等抖音系网红直播来助阵,但是MCN想低调,毕竟刚复播不久的“淘宝一哥”现在是以稳健为主。
笔者认为,李佳琦之所以能够日赚48亿元,除了平台双11的流量和活动策划支持以外,还有一些因素的叠加助推:
(1)薇娅和李佳琦是淘宝一姐、一哥,薇娅由于税收问题淘宝账户被冻结,坊间就流传“薇娅跌倒,佳琦吃饱”,两人都是相似品类的网红明星,无论是女粉丝,还是美妆客户都是重叠的,如果把薇娅背后的粉丝和客户换了一种粉丝来支持李佳琦,这个单日成交额正好是去年一倍,就显得合理了。
(2)此前李佳琦因为停播了超过一个多季度,很多粉丝复购需求得到了积攒和释放,因此李佳琦在双11之中直播间预售的表现就大大超过了去年。毕竟粉丝就是生产力。
(3)越是大牌美妆品牌其价格是有很多的溢价空间,而经济下行反而不会影响口红销售,低价美妆在双11只需要保持足够的低价,就能够加剧刺激销售,因此出现了很多美妆商家挤进来赌一把,哪怕多出一些坑位费。
这是经济学之中有一个“口红效益”,越是经济不景气,口红销量反而会直线上升,因此“口红一哥”显得一枝独秀就可以理解。
笔者相信,罗永浩本人也会输的心服口服,毕竟回顾直播当日数据,罗永浩直播间自中午12点上播,共上架手机、3C数码、家电、酒水以及运动服饰等156个商品链接,期间实时在线人数一度达7万,场观人数达到2600万人次;这对于淘宝新人主播来说已经算亮眼的成绩了。
但是参与双11本身剁手主要是以女生为主,再加上很多人已经喜欢了去罗永浩在抖音的“交个朋友”直播间购买,这次罗永浩客串,只能算是衬托李佳琦这朵红花的绿叶了。
三、强势的直播带货,加剧人们对实体店衰落的担忧和焦虑
李佳琦超级吸金能力,足以证明了直播电商依然处在热门和风口,这与直播电商用户参与度高、主播和用户之间的互动强,产品在直播活动之中价格低、促销力度大,直播在电商平台之中引流以及上架等方面的基础设施搭建成熟密切相关。
有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社会零售总额约44万亿,其中电商零售总额约13万亿,近1/3的购物行为线上成交,未来随着数字化成交普遍,网商成交额还有上升的增量空间,其中直播带货依然以超50%的年增长速度壮大,成为了电商平台上的超级门类和选品平台。
据《2022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数据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直播电商市场交易规模达到2.4万亿元,比2017年的196.4亿元增长了近120倍。预计今年将实现47.7%的增长,市场规模达3.5万亿元。直播电商领域带货主播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但是头部地位稳固,在淘宝电商的格局早已经形成了。
消费产业研究者、投资人黄海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家常常会开玩笑讨论什么工作能够以一夜暴富,在他看来,既合法又能实现一夜暴富的工作,可以说就是电商主播了。A股有接近5000家上市公司,其中4000家以上年收入不到200亿元,如果按此前媒体报道的215亿的数字,李佳琦一天的销售额高于上市公司一年的销售额。”黄海举例道。」
这么多上市公司都比不上美ONE,他们低调实际上是一种闷声发大财心态,以及担心相应的纳税费用等后续麻烦。
但是我们不难看出,李佳琦实际上不只是卖口红,而是整个天猫平台上的沃尔玛模式,他背后的粉丝实际上相当于他的VIP会员,客户相当于优质供应链,李佳琦的渠道由于低价打折品牌商品多,当然就会冲击了很多品牌店的线下加盟店,而线上直播直销模式使其对于传统销售和卖场模式价格体系失去了竞争力。
有实体店老板发抖音表示,现在一个大城市里一个50平的实体店一年流水能够做到100万的就算相当不错了,而李佳琦一个直播间一天的流水就相当于至少20000个实体店干一年。
现在很多商城的实体店、县城的连锁店已经因为疫情、商业房租成本、人流量减少等多方面影响出现了倒闭潮,真可谓一家欢喜万家愁。
除了实体行业也需要努力谋求转型以外,我们要反思,是不是直播电商产品要卖专门包装定制品?是不是需要对于直播价格体系进行监督,避免长期依赖低价竞争?以及对于直播电商主播税务进行规范等方面还需要有关行业予以规范呢?!
直播带货既然已经成为电商平台销售主力,就需要承担更多的行业责任和社会功能,拥有更大的格局视野。独木不成林,一家独大既不符合平台反垄断,也不利于整个直播电商行业生态健康成长。或许电商直播电商经过这次双11爆发达到峰值之后,是时候创新模式和新玩法了,更需要多个平台和主播进行制衡,方能够行稳致远。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