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退网叫做“罗永浩式退网”

站长资讯 (36) 2022-10-25 22:09:27

1000万+的观看量直接成为当晚淘宝直播的顶流,一晚上直播间涨粉超过100万,此时距离入驻还不到4天……
罗永浩一在淘宝直播,果不其然又炸了。
10月24号晚上的这场罗永浩淘宝直播首秀,罗永浩穿着印有“交个朋友”四个大字的T恤,在直播间兢兢业业地站了好几个小时。
图源:10月24日罗永浩淘宝直播截图
这场直播可谓要素拉满。
一边是罗永浩这位曾经的“抖音一哥”在双十一来临之际转战淘宝,还没正式播媒体就恨不得把这事挖个底朝天;
一边是就快还完6亿债务、最近正忙着AR创业的罗永浩,这次又“重操旧业”卖力直播起来了。甚至白天直播还没开始,大家随便打开一个常用的App都能看到老罗那张熟悉的大脸……
图源:微博开屏广告截图
这场直播不可谓不高调,让人觉得几个月前那次轰轰烈烈的“老罗退网”是不是一种错觉。
图源:罗永浩微博截图
时间转回今年6月12日,半夜还没睡的罗永浩突然发了一条微博:
他写道,“一眨眼竟然快十三年了,过得真快啊。明天我就正式退出微博和所有的社交平台,再次埋头创业去了。”
微博一发,粉丝立马炸锅了。要知道罗永浩在微博待了将近13年,砸西门子冰箱、和各路人马对线、“约架”王自如、怼科技记者、怼苹果……老罗的微博那是一个比一个精彩。
接着在第二天中午,他又发了长文,专门跟自己的社交网络粉丝们告别:
“感谢大家在微博上近十三年的陪伴,这是一段无穷无尽的黑暗旅程,也是一段充满温暖、喜悦、幸福、友谊和真爱的明亮旅程。我会用我的余生,永远记得后者。”
说得如此动情,让人觉得明天在互联网世界应该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图源:源于网络
事后交个朋友回应,未来几年罗永浩原则上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希望通过此举排除外界的干扰,“埋头从事下一代智能平台产品的研发”。
然后罗永浩本人的微博就摇身一变,换上了“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名字和头像。
图源:微博截图
最先被感动的自然是罗永浩的粉丝们,听他信誓旦旦地说要all in AR,老粉们纷纷发来祝福,比拼背诵老罗语录。
图源:微博截图
不过四个多月过去,老罗退了,但又好像没完全退。
就在罗永浩刚刚把微博交给交个朋友后,他又新开了一个叫“产品经理罗永浩”的个人微博账号。
用他的话说,这个账号是同事开的,“我虽然口头答应了,但也不敢轻易使用”,“我这种躺着也招黑的体质,这个账号倒是有可能会用于辟谣。”
这个号不久就被改成了“罗永浩的辟谣号”。
图源:微博截图
并且也是在宣布“退网”后的第二天,罗永浩就又出现在了交个朋友的直播间,一如往常地介绍了起了可口可乐、新疆红枣和男士Polo衫等等产品。
在离开直播间时,他也不忘说一句,“我可能过一两个礼拜再来啊,谢谢大家”。
怎么听怎么像在说,“大家别取关啊,我还会回来的”。
连身边的同事也觉得罗永浩“退网”只是说说而已——不时有粉丝会在直播间问主播“老罗还会直播吗”,得到的回复是:
“大家放心,罗老师其实没有退出,包括他的一些直播场次和频次,跟之前其实是一样的。按我们来说,我们其实是没有感觉到有差距的。”
可能交个朋友也明白,大家都是冲着跟老罗交朋友来的。
图源:源于网络
之后罗永浩出现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的频率就成了一个月2-3次, 直播间也大有取代微博成为罗永浩发言阵地的架势。
为此,一向心直口快的罗永浩,也没少在直播间因为评论时事热点给自己“招黑”。
7月,“雪糕刺客”钟薛高的质量问题被讨论得沸沸扬扬,罗永浩则逆流而上在直播间给钟薛高站台:
“钟薛高这个产品,我自己认为是做得非常好的。现在有人在搞它,你拿火烤一个雪糕,你肯定就精神有问题。如果检测机构的最终结论说它质量有问题,我为卖过和为它站过台对公众道歉。”
图源:抖音截图
还有一次,他一番批评直播间乱象的言论又直接把他送上了热搜,
“现在直播界刮起了一股歪风,有一些投资人和行业分析师说,做直播还是要讲内容,我认为不对,还是要讲产品。内容会把场观拉上去,但是对直接销售的帮助还是有限的。”
这番话被认为是在调侃爆火的东方甄选,逼得罗永浩赶紧在他的微博“辟谣号”上澄清。
图源:微博截图
在最流行的社交平台抖音上发言,然后再在微博上辟谣,这哪里是退网,这分明是建造了一个新的流量闭环啊。
在“退网”的日子里,罗永浩总能在适当的时间点出现在大众视线里。
刚刚在直播间贬损过传统车企,他转身就去给沃尔沃代言了,广告片播放量远远超过了其他代言人;
图源:沃尔沃广告截图
新公司刚开始运营,他就“把公司开在了飞书上”,给飞书拍了一则搞怪的宣传视频,在朋友圈没少被转发……
图源:飞书广告截图
甚至有人觉得,罗永浩“退网”这件事本身,也是为了给自己“回归科技行业”造势。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罗永浩就曾多次公开表态将重返科技行业,还发微博说“火苗一直都在,我明年春天就要重返科技行业了”。
图源:微博截图
直到在今年7月的一场直播里,罗永浩官宣了新公司名叫“Thin Red Line(细红线)”,并且列出了新公司的HR邮箱,称要为公司招聘大量人才。
图源:Thin Red Line官网截图
“退网”的这段时间,看得出罗永浩是想好好回归科技行业的,表现包括但不限于直播时给新公司做宣传,以及,吐槽苹果的产品。
就在iPhone 14 Pro刚刚发布之后,他便在朋友圈点评道,
“灵动岛确实做得非常聪明,必须为苹果的UI设计师和产品经理点个硬赞。但这也是因为苹果这些年工业设计实在太烂,倒逼UI设计师不得已憋出来的邪招。”
而当提到自己正在做的AR创业项目,他也不忘把自己现在唯一的竞争对手苹果数落一番(目前只有苹果公司在举全力进军AR设备):
图源:微博截图
除了这些热点话题的评论会被大家反复引用,由于罗永浩在人们眼里就像吉祥物般的存在,以至于在一些他曾经待过但现在不在的场合里,依然会经常被想起。
就在最近《脱口秀大会》第五季前两期因为嘉宾问题被疯狂吐槽的时候,弹幕纷纷呼唤起了罗永浩的“大局观”;
图源:源于网络
于是很多营销人们松了一口气:该跟老罗互动还是可以互动的嘛。
同行看起来也很想念罗永浩,比如在官宣新公司Thin Red Line的时候,StepVR还专门发出海报欢迎,并表示他的入局让整个VR行业都“瑟瑟发抖”。
图源:源于网络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网大概也不是罗永浩想退就能退的。
就拿交个朋友来说,一度紧紧绑在一起的双方一时间还真挺难分开。
罗永浩在之前的采访中就明确表示过,原本计划在还完债之后就结束直播,但“为了不错过再创业的时间窗口,尽快启动新公司的工作,所以我跟交个朋友签了个长约。”
“将本来要再用半年多为交个朋友公司所做的工作,摊到未来几年里逐步完成。”
在这段被认为是“为还债而产生的关系”里,交个朋友也不能没有罗永浩,没有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直播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没罗永浩的救场还是不行。
而且交个朋友的法定代表人,锤子科技时代曾担任公司产品总监的黄贺,也是罗永浩的朋友。
黄贺(左)(图源:抖音截图)
况且,罗永浩还等着还在交个朋友当主播的朱萧木——原锤子的001号员工入职Thin Red Line呢。
俩人可以说是患难兄弟,今年朱萧木创立的FLOW闹出了欠薪传闻,罗永浩曾表示朱萧木会在债务还清后加入新红线。
朱萧木(右)(图源:抖音直播截图)
另一边,即便是罗永浩想退网,他广告公司的同事们大概也不答应。
也是在罗永浩发布那条动情的“退网”长文时,人们才知道罗永浩前两年和几个“资深广告行业专家”开了一间“邱迪逊大街四狂人工作室”,还曾创造过单一项目全网累计超5亿次的的曝光热度。
图源:罗永浩微博
想想这些年老罗作为主角那些被夸得不行的广告,都是有原因的啊。
图源:罗永浩清北网校广告截图
作为“初代网红”的罗永浩,早就注定了他是一个离不开互联网的人。如果没有了互联网作为对外发声的桥梁,老罗本人大概也还挺不习惯。
新东方时期的罗永浩(图源:源于网络)
说到底,老罗自己就是一个超级媒体,而且是今天非常稀缺的那种:在明星网红纷纷塌房,流量获取成本越发高昂时,一个“注销”了个人微博,解决了个人经济遗留问题,又自带流量且只想一心卖货的老罗,退网可能比不退网更难。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