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平台Soul二闯IPO:去年收入12.81亿元月活3160万,腾讯系最大股东

站长资讯 (13) 2022-08-13 15:51:20

撤回美股招股书不足1个月,国内社交平台Soul转战港股。

7月1日消息,社交平台 Soul 于6月30日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书,拟在主板上市,美银证券和中金公司为联席保荐人。

Soul上线于2016年,主打年轻群体陌生人社交和内容社区,先后获得来自五源资本、腾讯、元生、DST、GGV等股东的五轮投资,最新一轮融资在2021年6月。

和近两年其他寻求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一样,Soul 的上市之路也是一波三折。

2021年5月10日,Soul递交了F-1招股书,拟以股票代码“SSR”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拟发行1320万股ADS,发行价区间为13-15美元。

但在进入询价流程后,Soul突然宣布暂停美股IPO。公司称“收到了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经过慎重思考,管理层先暂停IPO的定价流程。我们的大股东腾讯也支持这一决定。”

今年6月11日,Soul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文件显示,公司决定撤回F-1登记声明文件,公司不再根据F-1文件发行证券。

不到一个月,Soul转战港股IPO,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书。

去年营收12.81亿元,月活用户达3160万

在港交所招股书文件中,Soul 将自己定义为社交元宇宙,是为中国年轻一代而设的虚拟社交平台,月活跃用户中有 74.9% 为“ Z 世代“(通常是指1995年至2009年出生的一代人)。

招股书显示,2021 年,Soul的MAU(月活跃用户数)和DAU(日活跃用户)分别为3160万、930万。2019年-2021年,是Soul的用户规模高速增长的阶段。MAU(月活跃用户数)在2020年同比增长80.7%,2021年同比增长51.6%。DAU(日活跃用户)在2020年同比增长81.0%,2021年同比增长55.8%。

社交平台Soul二闯IPO:去年收入12.81亿元月活3160万,腾讯系最大股东_https://www.jinrisc.com_站长资讯_第1张

得益于用户数量的迅猛增长,Soul的总营收也水涨船高。2019年和2020年,Soul的总营收分别为7070.7万元和4.98亿元,同比增长了604.3%。在2021年Q1,其营收为人民币2.38亿元,同比增长了260%。

Soul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增值服务和广告服务收入。其中,Soul在2021年的增值服务营收为12亿元,占营收的比例为93.9%;广告收入为7786.4万元,占营收的比例为6.1%。

社交平台Soul二闯IPO:去年收入12.81亿元月活3160万,腾讯系最大股东_https://www.jinrisc.com_站长资讯_第2张

不过,用户猛增的背后,Soul仍然处于巨额亏损状态,且亏损也在随之不断扩大。2019-2021年,Soul的毛利率水平从49%上升至80%,再至85%;经营亏损分别为3亿元、5.04亿元、10.44亿元。仅2021年的第一季度,其亏损就达到2020年全年总亏损的78%。

另一方面,Soul还面临居高不下的营销费用,截至2020年3月31日和2021年3月31日,市场营销费用分别占到了Soul总收入的79.1%和192.9%。

Soul表示,随着用户规模和收入规模扩大,运营成本受益于规模效应而降低,运营利润率在提升。当前,Soul正在探索元宇宙新型商业模式来实现盈利。

腾讯是第一大股东,占比49.9%

招股书显示,Soul主体公司 Soulgate Holding Limited持有48607303份普通股,占比28.5%,投票权比例49.9%。

国内最大的社交平台腾讯是Soul的最大外部股东。IPO前,腾讯通过意像架构投资(香港)有限公司持有75807291份普通股,占比49.9%,拥有28.5%的表决权。

除了腾讯,Soul的外部股东中还包括元生资本、五源资本、米哈游等机构。游戏公司miHoYo Limited(米哈游)持有9334904份普通股,占比5.47%;Genesis Capital I LP(元生资本)持有9111979份普通股,占比5.34%,五源资本持股约4.15%,GGV持股约为1.7%。

社交平台Soul二闯IPO:去年收入12.81亿元月活3160万,腾讯系最大股东_https://www.jinrisc.com_站长资讯_第3张

陌生人社交赛道尚冷

作为一款主打陌生人兴趣社交的App。2016年,Soul以“灵魂匹配”的口号闯入了陌生人社交的赛道,在其匹配星球和聊天的核心内容中,加入了人格测试,语音匹配,广场等多种玩法,是一个集短视频制作,语音,动态分享为一体的社交软件。

随后其创始人张璐又在2021年提出了“社交元宇宙”的概念,提出要为年轻人打造一个与现实平行、实时在线的虚拟世界。

Soul的业务分为四个模块,主要是Soul的星球模块和聊天模块,然后是社区和个人中心。随着灵魂测试和趣味测试的不断补充,Soul逐渐让用户意识到Soulmate的定义不再局限于“单身”或者“另一半”,也可以是抛开身份,年龄,性别,与你灵魂产生共鸣的任何人,用户的市场体量也从传统的单身社交扩充开来。

期望是美好的,但陌生人社交赛道的路却并不好走。

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除了个别App,探探、最右、伊对等社交App在2022年2月的月活跃用户数相对于2020年1月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过去几年间,更多陌生人社交软件的爆火如同昙花一现,在迅速走入大众视野不久后,就相继销声匿迹。即便是行业内最头部的玩家,也面临着经营的困境。不久前,挚文集团(原陌陌集团)一季度财报也显示,其2022年Q1营收与净利润双双大幅下滑。

在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中,智能手机的普及则催生了陌生人社交的兴起,再加上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s)、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迭代,让整个行业有了迅速发展的基础。

随着陌陌和探探的爆火,Soul以“灵魂交友”的噱头杀进了赛道。Soul的诞生赶上了陌生人社交融资的爆发阶段,据不完全统计,2014-2016年,在陌生人社交的赛道上,每年平均融资的数量都超过了80起。

在业内人士看来,从广而泛的陌陌、Soul、积目,再到小众化的Dots、树洞、递爪、芥末,可以看到,当下的陌生人社交赛道正在逐步走向细分化和垂直化。

随之而来的,却是整个赛道的遇冷。陌生人社交赛道在2014-2018年出现了集中爆发,其中仅2018年一年的融资金额就达到了161.99亿元。从2018年开始,该赛道的融资数量开始断崖式下跌,2020-2021年融资总额逐渐跌破亿元。今年上半年,仅有4家有关陌生人社交创业的项目拿到了融资。

目前元宇宙社交赛道仍处于起步初期,新业务形态还处于孕育期,前期投入仍然较大,且短期内盈利能力还相对羸弱,这也为还处在亏损中的Soul带来了一定挑战。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