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艺”两年赚够4个亿!罗永浩淡出直播带货,“交个朋友”失去朋友?

站长资讯 (17) 2022-08-13 15:48:53

“火苗一直都在,我明年春天就要重返科技行业了。”2021年10月,罗永浩在微博这样写道。面对“你确认还要去吗?”的疑问,罗永浩的回答很肯定:“嗯,还完债的第二天……不对,当天。”

如今,在债务还剩个尾巴的2022年6月12日深夜,罗永浩迫不及待宣布“退网”创业。

近半年来,关于“罗永浩还清债务,将回归科技圈”的消息被传出多次。至于如何回归,他也早已透露。“手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下一代平台上见,这不是一个相对容易赚钱的生意”“我公开澄清过很多次了,我要做的是AR”。

去年7月,罗永浩在接受搜狐科技独家专访时就曾表示“直播带货本非我愿”。只不过,那时的他对再创业的方向还没有如此坚定,只是说“年底债务还完后也许还会去做智能硬件”。

一直以来,罗永浩都被包围在骂名和赞誉的两极口碑之中,以至于他的“退网”都是一边被祝福,一边被指责“都退了还作秀”。

他将拥有1775万粉丝的微博账号改为“交个朋友直播间”,自己又新开了一个“罗永浩的辟谣号”。然而,两天过去了,粉丝只积累了3.8万。在知命之年重新开始会是什么结果?罗永浩称,AR创业需要5年时间来验证。

“真还传” 真完结?

2018年年底,新年将至,但罗永浩却在为旧事发愁。

当年12月27日,锤子科技陷入司法困境,一则股权冻结信息显示,被执行人为罗永浩,冻结期限自2018年12月17日至2020年12月16日。自此以后,“破产”“强制执行”“限制高消费”等一系列传闻一一在罗永浩身上印证。

惨剧上演了将近一年,2019年底,最终结果是:锤子科技破产,欠下6亿债务,罗永浩承诺分期还款。他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中提到: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我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

彼时,直播带货风头正盛,大主播在屏幕方寸之间创下的一个又一个亿元神话开始走进现实,换成了李佳琦1.3亿的沪上豪宅、薇娅价值超600万的豪车。

巨大的财富效应引得网友评论:“你们买的每一支口红,都成了内环线大平层的砖下之魂。”对此,罗永浩主动维护:“这价值观也太恶心了,李佳琦兢兢业业地卖商品赚钱,给粉丝带来折扣,让自己、厂商、粉丝受益,买10.3个亿的豪宅也没毛病。”

这场怒怼网友的戏码似乎是罗永浩进军直播带货的序曲。次年3月,罗永浩宣布在抖音平台上直播,随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宣传造势。

4月1日愚人节当天,被宣传为“抖音一哥”的罗永浩正式开播。在3小时的直播中,罗永浩共计上架23款产品,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人,维持直播小时榜第一名,总GMV超过1.1亿元,仅用户打赏就可以折现363.25万元。

之后,进军直播带货不到半年,9月23日,罗永浩便在脱口秀中表示,所欠的6.7亿债务已经还了4亿元,“真还传”进展顺利。“如果没有意外,未来一年应该差不多还完了。”所还的4亿元中,有3亿元是在2019年11月前还的,剩下1亿元在之后还上。

一边还款,一边被“限制高消费”的罗永浩,在当年12月10日,乘坐17小时的火车前往上海领取《时尚先生》“年度先生”奖项,之后,他又赶了19个小时的火车直奔北京的直播间。

如今,罗永浩进入直播带货行业已经两年有余,原本预计今年3月底就还清所有债务,由于期间产生的违约金、利息等其他问题,变成了7-8亿元。“老罗正在全力借钱、筹划。”

大约两年时间里,罗永浩凭直播带货和广告代言等收入还上了大约4个亿。

不过,不断膨胀的债务拖慢了还清的进程。罗永浩表示,自己预计今年11月前后还完债。但是,为了不错过再创业的时间窗口,尽快启动新公司的工作,他跟交个朋友签了个长约。交个朋友接下来帮他按月稳定地还完剩余债务,他把本来要再用半年多为交个朋友所做的工作,摊到未来几年里逐步完成。

关于善后工作,罗永浩表示,“未来几年,我还是会每个月给他们做几场直播,从业务上也不是必须的,只是管理层不想让投资人担心而已。每季度我也会参加一次公司的重要会议,但具体业务上真的可以完全离开了。”罗永浩表示。

实际上,在“真还传完结撒花”“交个朋友给罗永浩亿元分手费”的消息甚嚣尘上之时,就有媒体发现,早在6月2日,罗永浩的抖音账号就更名为“交个朋友直播间”,账号头像也从罗永浩本人照片改为交个朋友主播合照,而合照C位则是“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

“交个朋友”失去朋友?

罗永浩“淡出”直播带货、成为AR行业的“产品经理罗永浩”后,一个摆在眼前的问题就是,背后的公司“交个朋友”怎么办?

“公司不会出问题吗?”面对提问,罗永浩明确表示:“不会。”

“过去半年多,我已经把自己的直播时长控制到公司总直播时长的3%以内,但销售收入和利润整体上还在增长,这在全靠大网红、大主播支撑销售的直播电商行业里应该是绝无仅有的。”

不过,直播带货从不以时长论英雄,到手的GMV和粉丝口碑才更重要。

2020年年底,罗永浩开始直播带货9个月。“交个朋友”曾在发布年末总结时提到,罗永浩从2020年4月开始直播带货时的月度GMV2.1亿元,上升到了11月的5.2亿元。

到了2021年4月,罗永浩直播带货满一年之际,“交个朋友”公司整体迁去了杭州,开始更为系统的公司化运营。

罗永浩表示,受益于“电商之都”的产业聚集优势,招聘相关行业人才更容易了,供应链的效率也高了很多,因此公司发展的速度也快了很多。一个明显的标志是,公司多了许多新面孔:团队从7人发展至1400人,从2、3个主播扩展至40余人的主播团。

急速扩张之下,“去罗化”成为主旋律。实际上,罗永浩的离开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管理层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差不多还完了债就会离开,他们这两年多一直都要考虑,自己那块业务将来老罗不在了要怎么做。”罗永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

去年7月,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曾对搜狐科技表示:罗永浩带货GMV的整体占比已经降低到40%。随着时间的推移,2021年全年,罗永浩直播销售GMV已经不到交个朋友总GMV的20%。相比之下,大部分头部主播的直播间,都是靠一个大主播来完成整个公司销售的80-90%。

不过,即使罗永浩对“交个朋友”的影响真的只有20%,这仍然不是一个小的数字。

2022年,“交个朋友直播间”制定的GMV目标在100亿元上下。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新抖数据显示,该直播间近30日直播销售额仅为3.33亿元,距离对外宣称的目标仍有不小的差距,而目标的实现在罗永浩“淡出”后或许更为艰难。

“卖艺”两年赚够4个亿!罗永浩淡出直播带货,“交个朋友”失去朋友?_https://www.jinrisc.com_站长资讯_第1张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交个朋友披露的2021年数据显示,整个公司的直播销售GMV达到了50亿元。换言之,罗永浩在去年全年的总带货GMV约在10亿上下,每月不足1亿,并不像罗永浩在采访时所说“销售收入和利润整体上还在增长”,至少,这个成绩还不如罗永浩首秀的一场直播。

无论如何,在直播带货日渐沉寂、大主播们相继“退圈”后,罗永浩的退出似乎也变得理所当然。

带着理想主义的执念,罗永浩又重返“科技圈”。“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这圈子他熟悉但又可能陌生。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