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一轮架构调整背后:营收首次负增长、市值缩水近6000亿港元

站长资讯 (13) 2022-08-13 15:47:58

手机业务受困的小米,在组织架构上也再次出现震荡。

近日,小米宣布手机部原“Xiaomi产品部”与“Redmi产品部”合并,成立手机产品部,由凌小兵担任手机产品部总经理。

搜狐科技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这是小米今年以来第5次进行人事架构调整。值得关注的是,在小米高管队伍中,今年已有两名副总裁、一名创始团队成员出走。

有行业人士认为,小米的风格是“能者为上”,往往会通过频繁的组织架构调整来应对变化。

事实上,小米公司发展正面临不小的困难。受资本市场与手机市场双重遇冷的挑战,小米股价近一年下跌约60%。而与去年年初股价35港元新高时相比,小米市值蒸发近6000亿港元。

最新财报显示,小米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4.6%,这是自2018年上市以来小米季度营收首次出现同比下降。在疫情、战争、芯片短缺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下,小米手机出货量为3850万台,同比减少22.1%,环比减少12.7%。

三大产品部合并,避免左右手互搏?

在近日的这次架构调整中,小米手机部原Xiaomi产品部与Redmi产品部合并,成立手机产品部,由凌小兵担任手机产品部总经理,向集团高级副总裁卢伟冰和手机部总裁曾学忠双线汇报。

最新整合后的手机产品部,下设Xiaomi产品部、Redmi产品部和Pad产品部,石莎莎担任手机产品部Xiaomi产品部负责人;郭瑞敏担任手机产品部Pad产品部负责人;Redmi产品部负责人由凌小兵兼任。

在这之前,凌小兵担任Redmi产品经理,向卢伟冰、曾学忠双线汇报。石莎莎担任小米手机产品总监,向常程汇报。今年1月,常程离职后,曾学忠曾兼任小米手机产品部总经理。

本次架构调整有多方面的意义:一是原小米手机产品部总经理的位置得到填补。二是凌小兵权力范围的扩大。

与曾学忠一样,凌小兵也曾在中兴任职,去年底刚被任命为Redmi产品经理。仅过去约半年时间,凌小兵便被指定负责Xiaomi、Redmi以及Pad三大产品部。

三大产品部合并后,将有利于加强产品部之间的沟通协调,避免左右互搏。

潮电智库董事长孙燕飚告诉搜狐科技,Redmi产品目前覆盖1000元以下到4000元的价格段,Xiaomi品牌覆盖2000-8000元价格段,在2000-4000元市场有重叠。手机行业目前处于“冰河时期”,小米对旗下三大产品部进行合并,有利于协调产品的发布,供应链和渠道资源的分配,同时也方便进行人员精简,降低人力成本。

“小米风格是能者为上,每一次公司发展遇到机遇或挑战,往往会进行频繁的组织架构来应对变化。”

一年五次组织架构调整,创始员工出走

据不完全统计,小米今年以来已经进行5次架构调整。

1月,原集团副总裁、小米手机产品部总经理常程离职。冒着违反竞业限制的风险从联想跳槽至小米的常程两年后便离职,令不少手机行业人士感到意外。

2020年左右,小米曾大批量从其他手机厂商引入卢伟冰、常程、曾学忠等高管,被外界戏称为“复仇者联盟”,雷军曾评价称“他们都是Super Hero”。当时业内人士认为,小米提出“二次创业”的口号需要招揽人才,在产品、渠道或品牌等方面补上短板。

“复仇者联盟”中少有副总裁级别高管,杨柘、常程均已出走,其中杨柘任期不到半年。一位小米内部人士告诉搜狐科技,“雷军一般会给新人比较短的时间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一旦无法得到满意的结果,有可能让其走人,比如杨柘、常程。”

原集团副总裁、中国区新零售部总经理尚进也在1月离职,尚进是在去年9月高自光离职后,接手中国区线下业务。从频繁换帅的动作也可以看出,小米在发展国内线下业务时的焦灼。

2月,小米创始团队成员、原小米技术委员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李伟星离职。李伟星是小米的第12号员工,负责早期MIUI系统开发,曾在公司成立当天和雷军一起喝过小米粥。2020年,李伟星被调任技术委员会,不再向雷军直接汇报,这也被外界视为李伟星淡出的信号。

4月,小米有品原副总经理叶华林被任命为总经理,向卢伟冰汇报。小米有品的轮番换帅,也与高自光的离开有紧密联系。高自光自2017年负责操盘有品电商,2020年转岗至中国区负责新零售业务,白昉接任成为小米有品掌舵人。此后小米有品业务降级,不再单独发展。而随着叶华林的升任,小米有品也迎来了第三任掌门人。

5月,小米笔记本部门并入手机部门,笔记本电脑部总经理高峥向曾学忠汇报,目的是加强手机和笔记本的互联互通、提升协同效率。

以互联网手机模式起家的小米,在公司组织架构调整上也体现出“互联网思维”,节奏略显激进,追求快速出成果,“不行就走人”。一位手机行业人士评价称,高管的频繁出走可以看出小米严格的KPI考核机制。

营收首次负增长,高端市场份额仍在5%徘徊

WitDisplay分析师林芝认为,消费电子市场低迷,小米通过调整组织架构来精简团队和整合资源,准备过冬。

在2021年,小米赢得梦幻开局,股价、营收、净利创下历史新高,二季度手机出货量更是首次击败苹果、晋升全球第二。雷军放下豪言:“站稳全球第二,三年拿下全球第一。”不过小米2021下半年表现平平,总裁王翔表示,芯片短缺造成1000万到2000万台手机的影响。

而今年一季度,在疫情、通货膨胀、战争、用户换机周期延长等多重因素的叠加影响下,全球手机市场遇冷,尤其是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下降近20%。低迷的市场环境中,小米Q1营收同比下降4.6%,这是自2018年上市以来小米季度营收首次出现同比下降,这主要是手机业务拖累。在三大主营业务中,仅有手机业务收入出现负增长,手机出货量同比下滑22.1%。

小米新一轮架构调整背后:营收首次负增长、市值缩水近6000亿港元_https://www.jinrisc.com_站长资讯_第1张

赛诺供应链研究总监李刚告诉搜狐科技,小米对国内市场以及东欧等海外新兴市场的依赖性特别强,由于疫情和俄乌战争,小米出货量受到一定影响,但应该很快会做出调整,比如拉美、非洲还有一定的市场空间。

从海外来看,俄乌战争对当地手机市场造成重创。Canalys数据显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出货量分别同比下降了31%和51%。而在国内严格的疫情防控下,手机消费端、生产端、供应端都受到了较大影响。

与此同时,低端芯片短缺问题极大影响了小米入门级手机出货,其在非洲、印度市场出货量下滑幅度在二、三成左右。Counterpoint分析师Ivan Lam告诉搜狐科技,与其他手机厂商相比,小米入门级产品占比更多,所以虽然行业均面临低端芯片缺货的问题,但小米受到的影响更大。

渠道方面,小米去年花费了较大的人力和资源建设线下渠道,年底小米之家门店数量破万,县城覆盖率超80%。Ivan Lam指出,不是线下门店开了销量就会立马提升,需要时间培育,小米线下出货量占比仍小于30%。

小米已经降低线下门店的开店速度,工作重点转向提升门店的店效。今年一季度,小米线下零售店数量新增300家,而去年一季度新增超2300家。

在高端市场方面,李刚认为华为之外的国产安卓手机厂商都没做出太多成绩。小米在去年虽然进行了发布折叠屏手机、自研芯片等一系列尝试,但高端市场份额一直在5%左右徘徊。

IDC最新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市场600美元(不含税基准,约合人民币4300元以上)以上价位段,苹果第一,占据71%的市场份额,华为是安卓阵营第一,占比11%,接下来依次是荣耀(5%)、小米(4%)、OPPO (3%)。

年初,雷军宣布小米集团正式组建高端化战略工作组,在“三年手机销量全球第一”战略牵引下,清晰了高端化战略目标:产品和体验要全面对标 iPhone,三年内拿下国产高端手机市场份额第一。对于小米来说,与苹果之间67%的高端市场份额差距,或许是难以在短时间跨越的鸿沟。

从行业发展规律来看,品牌“以低打高”的难度非常大,因为用户往往对品牌已经形成了固有认知。与高溢价的苹果不同,小米一开始走的是“极致性价比”路线,利润偏低。这就使得小米难以在技术上有过高的投入,从而很难形成差异化的产品优势。

小米从2019年开始通过Xiaomi品牌和Redmi品牌的区分,解决高端化困境,小米12的推出也标志着品牌在从堆料路线向体验路线转变。但从目前的市场数据可以看出,小米还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投入来积累技术优势、打造差异化优势。

在Ivan Lam看来,做手机是一个长期的事情,人员组织的频繁调整,会慢慢影响渠道、消费者。“小米应该朝着一个比较坚定的方向去走,最好给外界留下比较consistent(一致的)的印象。”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