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将迎史上最大亏损!商誉暴雷或达463亿元,橙心优选曾日烧三千万

站长资讯 (17) 2022-08-13 15:46:24

赶在劳动节假期,5月2日,滴滴低调发布了2021年年报。

财报数据之外,滴滴首次提到,上市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曾联系过滴滴,并“对此次发行进行了调查”,另一边,美国律所对滴滴的集体诉讼也从未停止。国内,自去年7月被网络安全审查后,滴滴的最终处理方案已悬而未决超过10个月。

中美两方的调查叠加激烈的商业竞争,滴滴在网约车业务上的市场份额、营收持续下滑,包括橙心优选、货运等在内的新业务也几乎全部折戟。

本月23日,滴滴将就是否退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但无论退市与否,退市后续如何运营,滴滴都难以扭转目前“一地鸡毛”的局面。

面临年度最大亏损!滴滴“基本盘”商誉暴雷或高达463亿元

自去年7月初,26款与滴滴相关的APP下架、暂停新用户注册后,滴滴在国内市场的业绩直线下滑。

去年三季度,滴滴在中国出行板块的营收从上年同期的411.11亿元下滑5.1%至390.09亿元。进入四季度,这一数字的下滑更为明显,从上年同期的466.99亿元下降12.7%至407.77亿元。

根据交通运输部每月发布的网约车运营数据,今年(2022年)3月,滴滴出行的月订单量相对于去年6月下滑超过35%。今年2月份,晚点LatePost曾报道,滴滴在网约车市场的份额从接近90%跌到了70%左右。

26款APP被下架后,网约车领域,滴滴拓展新用户的武器就只剩下了花小猪。但在停止大肆烧钱扩张后,唯一的“入水口”花小猪订单量表现也十分暗淡。去年7月滴滴被调查后,花小猪的订单量骤然下降46.2%,几近“腰斩”。截止今年3月,花小猪的月订单量只有去年6月份未经审查时的43%。

向外拓展不成,滴滴对“内功”——订单合规率的“修炼”也比不上对手。

从交通部公布的数据来看,在APP被下架当月(2021年7月),在月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18家网约车平台中,滴滴出行的合规率排名还在第13位。而到了2022年3月,滴滴出行的合规率已经是倒数第二,花小猪出行的订单则一直垫底。

单量下降,利润也在随之而减少。2021年三季度,滴滴中国出行板块亏损2900万,而在上年同期,这一数字为盈利21.2亿元。不过,到了四季度,该板块实现了“扭亏为盈”,经调整EBITA从上年亏损5.09亿元转为盈利8.54亿元。

不过,相比于即将发生在这一板块上的商誉减值亏损,这个利润不值一提。

滴滴最新发布的财报披露,2022年,与滴滴国内网约车业务相关的商誉可能会发生减值,从而产生重大费用。滴滴的商誉主要来自于三次溢价收购,包括快的、Uber中国和巴西网约车平台99 Taxis,溢价分别达到83.8亿元、379亿元43亿元,也因此造成了共计超过505亿元的商誉。

滴滴表示,2022年国内网约车板块中(收购快的、Uber中国)价值463亿元的商誉可能会被全部计提减值。

商誉减值会直接影响当期利润,这意味着,不出意外,2022年或将是滴滴亏损最大的一年。而在此之前,滴滴的年度净利润从未为正。自2018年开始,滴滴的净亏损分别为-149.8亿元、-97.3亿元、-106.1亿元及-493.4亿元。

不过,尽管滴滴深陷亏损泥潭,但在其上市前,出于维持管理层的投票权等目的,曾突击给高管授予巨额股票激励。按照13-14美元/ADS计算,给滴滴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程维增发价值约170亿元股票,给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增发价值高达58亿元股票,包含其他高管合计共240亿元。

“第二曲线”无一幸免,橙心优选烧掉两百亿

作为“第二曲线”中最被寄予厚望的那个,橙心优选的溃败最先露出端倪。

2020年11月,在投入橙心半年后,滴滴CEO程维信心倍增,动员会当场表决心:“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

号角吹响后,2020年“双11”当天,橙心优选全国日单量突破1000万。与此同时,滴滴在包括社区团购在内的新业务上的亏损从2020年四季度的9.82亿元环比暴增116%至21.24亿元。

好景不长,网络安全审查之后,橙心优选便出现了大规模的缩减计划。2021年9月,橙心优选开始分批次收缩全国业务,由原来的“9大区31省”缩减至“3大区9省”,总部也从成都搬到北京。12月,原本被放在滴滴APP页面的橙心优选被下架。随后,橙心优选开始全面放弃零售业务,部分如深圳的地方分公司直接注销。重点地区的业务转为批发,但无论体量还是声量,都远远撑不起当初高至18亿美元的估值。直到发布年报时,滴滴直接用“deconsolidation”(解体)来描述橙心优选的状况。

截止到2021年底,橙心优选在滴滴财报中披露的公允价值已经降至6.86亿元,造成的损失高达212.6亿元。而这距离它成立仅20个月,相当于每月烧掉超过10亿元,每天烧掉3300万。

风头正盛之时,滴滴在招股书曾披露过橙心优选的上市承诺:如果橙心优选在A轮融资结束的5年后没有完成IPO,那么软银作为A轮投资者,对橙心优选的9亿美元的股权投资可转换为对滴滴的持股。如今上市预期落空,滴滴的市值惨不忍睹,作为最大股东,软银的亏损可想而知。

持续流出的现金流“拷问”着滴滴,也让所有能够被称作是滴滴“第二曲线”的业务发展面临掣肘。

橙心优选之外,主要为橙心优选解决运输问题的滴滴货运也失去了大部分业务。加油、单车等靠补贴度日的项目也陷入停滞。包括网约车、外卖等从未给滴滴带来过盈利的国际化业务陆续被砍掉,如日本的外卖业务DiDi Food,以及南非、俄罗斯等地的网约车业务均宣布停业。

不过,从在不久前,滴滴又被传出将目光投向自动驾驶业务。4月29日,有消息称滴滴推进无人驾驶卡车,由CTO韦峻青带队。今年3月,有消息称滴滴正在为造车“招兵买马”,某整车厂研发人员表示自己接到一份滴滴年薪80万元的offer。

不过,在与理想合作开发纯电动MPV、联合比亚迪推出D1车型接连半途而废后,滴滴的“造车”计划似乎难逃“噱头”的质疑。自动驾驶的回报周期长、不确定性大,也为其能否撑起滴滴的未来打上了问号。

政策上,滴滴的数据安全问题迟迟未有定论,仍面临潜在的罚款和赔偿。业务上,网约车“基本盘”被蚕食、面临近500亿的商誉暴雷,社区团购、国际化等烧掉超过两百亿的新业务毫无斩获、被悄然放弃。资本上,滴滴较股价最高点已经跌去九成,退市与否、退市后如何收拾集体诉讼等残局仍不明晰。

滴滴的旅程将驶向何方,目前没人能给出最终答案。但显然,它选择了最坏的那条路。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