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高管退出阿里合伙人名单,释放什么信号?

站长资讯 (6) 2022-08-01 16:28:52

蚂蚁高管退出阿里合伙人名单,释放什么信号?_https://www.jinrisc.com_站长资讯_第1张

雷达财经鸿途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

7月26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的一则公告,向外界宣告了其拟在香港纽约申请双重主要上市的消息。

对此,行业人士认为,阿里未来若完成在香港纽约的双重主要上市,将有助于其应对单一市场的不确定性。作为国内互联网企业的龙头,阿里巴巴此番举动或将引发新一轮的中概股回港潮,未来或将有越来越多的中概股效仿阿里回港双重主要上市的举动,以增强自身抵御因外部环境变化所产生的风险的能力。

鸿途注意到,阿里同期发布的财报披露,蚂蚁集团方管理层已退出阿里合伙人的名单。有分析人士认为,阿里巴巴此次在一定程度上与蚂蚁集团的“分割”,将有助于公司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阿里拟香港纽约双重主要上市

7月26日,阿里巴巴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授权集团向港交所提交申请,将新增香港为双重主要上市地。在港交所完成审核程序后,阿里将在港交所主板及纽交所两地双重主要上市。

鸿途注意到,早在2007年,阿里巴巴就将香港作为主要上市地的首选,彼时阿里巴巴的B2B业务曾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上市首日,开盘价格飚至30港元。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赴美上市前夕,阿里巴巴还对外表示,若条件允许,阿里巴巴将回归国内资本市场;5年之后,阿里巴巴成功在香港实现二次上市,不过纽约仍是阿里巴巴的主要上市地。

据公告显示,此次阿里巴巴赴港双重主要上市的流程预计将在2022年年底前生效。阿里巴巴表示,相关流程完成之后,阿里巴巴在美国挂牌的存托股和在香港上市的普通股将可以继续互相转换,投资者可继续选择以其中一种形式持有阿里巴巴的股份。

对于此番香港纽约双重主要上市的举动,阿里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表示,希望让更广泛多元的投资者,尤其是中国和亚太其他地区的阿里巴巴数字生态参与者,能共享阿里巴巴的成长和未来。

“香港和纽约同为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开放、多元、高度国际化是两者共同的特质。香港也是阿里巴巴全球化战略的起点,我们对中国的经济和未来充满坚定的信心”,张勇补充道。

据行业人士介绍,二次上市与双重主要上市有些许不同。前者是指公司将主上市地的股票在另一资本市场交易,实现股份跨市场流通;而后者的两个资本市场均为第一上市地,在层级上并无主次之分,两市场股票无法跨市场流通,股价表现相对独立。这意味着,双重主要上市后,公司若在其中一个上市地退市,也不会影响另一上市地的上市地位。

鸿途了解到,截至目前,已有多家中概股申请在港股双重主要上市,其中包括知乎、贝壳、小鹏汽车、理想汽车等公司。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对于阿里巴巴来说,双重主要上市利于公司应对单一市场所带来的不确定性,能更好地抵御外界环境变化给公司带来的潜在风险,增强公司的抗风险能力,顺应市场发展,较大程度地保障投资者的利益、拓展投资者基础。

此外,阿里巴巴双重主要上市后,会有很大可能给港股市场带来新的流动性,并更易于被纳入港股通。如未来阿里在美退市,双重主要上市也会相应降低其所受到的影响。

业内人士还指出,阿里巴巴作为国内的头部互联网企业,在此时机选择回港双重主要上市,或将起到一定的风向标作用。未来不排除有更多中概股会效仿阿里,选择以双重主要上市的方式回港,进而引发新一轮的中概股回归港股热潮;此外,已经在港申请二次上市的中概股,也有很大可能进一步提升自己在港股的主要上市地位。

对于港交所而言,阿里选择回港双重主要上市,将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港交所上市公司的实力,也将进一步提升香港在资本市场的地位和吸引力。

蚂蚁高管“撤离”阿里巴巴合伙人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巴巴宣布拟申请香港纽约双重主要上市的同日,集团对外发布了2022财年的年度报告,阿里巴巴最新的合伙人名单也随财报一同向外界公布。

据了解,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可以追溯至2010年7月。彼时,阿里巴巴成立了合伙组织湖畔帕特纳,这一名字正是源自马云及其他创始人创办公司时所在的住宅小区湖畔花园。

据阿里巴巴透露,每年阿里巴巴合伙会向合伙委员会提名候选人,评估后决定是否向全体合伙人提交合伙人候选人提名,候选人需获至少75%以上的全体合伙人批准方可当选。

据悉,当选阿里合伙人的候选人需具备如下几个特质,如拥有高尚个人品格及诚信、在阿里集团连续工作不少于5年、对阿里集团业务做出贡献、以及作为“文化传承者”,能保障公司使命、愿景、价值观的延续。

财报显示,目前阿里巴巴最新的合伙人名单数量为29人,其中包含来自本地生活业务、阿里文娱事业群、阿里健康、云智能事业群等业务的多位管理层。鸿途注意到,除早前宣布退休的个别成员外,其中多名来自蚂蚁集团管理层的成员从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名单中“消失”,如井贤栋、倪行军、曾松柏、彭翼捷等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的合伙人。

对于此次蚂蚁集团管理层从阿里巴巴合伙人名单中退出,阿里巴巴在财报中表示,近期集团签订的《合作协议》,其中便包括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应由阿里巴巴集团人士担任,从今年5月31日起,阿里巴巴集团的关联方人士不再担任合伙人。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蚂蚁集团的董事会成员中,独立董事共4名,占比达50%,蚂蚁集团董事会成员中来自阿里的非执行董事,也从此前的3名降至2名。

业内人士指出,拥有明星产品支付宝的蚂蚁集团,一直以来与阿里巴巴的关系十分紧密。此次阿里巴巴将蚂蚁集团方人士从合伙人名单中“除名”,是双方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的目的所致,此次“分割”将有助于提升公司董事会的独立性,未来集团的治理也会更加透明、公正。

鸿途注意到,除了蚂蚁集团方人士从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名单中撤退外,阿里巴巴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的名字也没有出现在最新的合伙人名单之中。据了解,王帅曾为阿里巴巴的公关事业效力约二十载,有声音认为王帅或将逐步淡出曾长期率领的阿里巴巴公关体系。

张勇:“我们必须比这个时代变化得更快”

“我们必须比这个时代变化得更快,必须更坚决地调整和完善自己,更快速地把共识转化为行动。尽管这些变革效果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显现,但是我们相信,我们正行进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这是张勇此次财报中致股东信的一段话。

对于过去的一年,张勇表示,在风云变幻的国际、国内形势下,阿里巴巴面临着很多的“时代之问”。面对各种巨大而又深刻的变化,阿里巴巴应对之道的基本原则是“坚定信心,积极应变,做好自己”。张勇还明确指出了阿里巴巴当下的三大战略,即消费、云计算和全球化。

2022财年,阿里巴巴共录得8530.62亿元的收入,同比实现19%的增长,不过与上一年同期41%的增速相比有所下降。

对于年营收的增长,阿里表示主要源自中国商业、云业务以及国际商业分布的收入增长。其中,中国商业部分收入5927.05亿元,同比增加18%;云业务部分收入745.68亿元,同比增加23%;国际商业部分的收入为610.78亿元,同比增加25%。

然而,阿里巴巴多个业务目前仍面临增收不增利的尴尬情形。财报显示,2022财年阿里的净利润为470.79亿元,同比减少67%。除中国商业部分外,阿里巴巴其他业务的经营利润在2022财年均为负,其中云业务2022财年经营亏损为51.67亿元,国际商业部分2022财年的经营亏损为106.55亿元。

鸿途注意到,中国业务近三年内为阿里巴巴收入贡献的比例基本维持不变,该业务2020财年、2021财年、2022财年的收入占同年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9%、70、69%,中国业务仍是阿里巴巴占比最高的支柱板块。同期,阿里巴巴国际业务三个财年的收入占比均为7%,云业务三个财年的收入占比分别为8%、8%、9%。

2022财年,阿里巴巴在全球的年度活跃消费者约为13.1亿,其中来自中国的年度活跃消费者超10亿,来自海外的年度活跃消费者约3.05亿;2022财年阿里巴巴生态体系的GMV为8.317万亿元,由中国消费业务贡献的GMV达到7.976万亿元,占到所有生态体系GMV的95.9%。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