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敏再次站上风口:趣店不再放贷,只爱做菜

站长资讯 (17) 2022-07-21 10:59:44

“别去,趣店半年换一个项目。”社交网站上,一位求职者询问趣店的预制菜项目是否值得去时,他得到了这样的回复。“预制菜撑不过今年5月。”一位疑似趣店前员工断言。

2017年10月,趣店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趣店创始人兼CEO罗敏的高光时刻。随后的5年,用罗敏自己的话来说,是“很少得到正反馈”。

项目纷纷折戟。汽车新零售“大白汽车”、少儿阅读“大白儿童阅读”、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儿童一对一学习平台“趣学习”、校园社交“相同same”、奢侈品电商“万里目”、在线教育“万里目少儿”,无一例外,全部夭折。

7月17日晚上,罗敏靠着1分钱酸菜鱼和iPhone抽奖成为抖音直播的下一个“老罗”——累计场观9587万,单日涨粉近400万,销售额突破2.5亿。

当初断言他做不长的人可能也没想到,他的帖子下多了几条评论:“不仅撑到7月,而且现在非常火爆。”但这种火爆能延续吗?

“做着做着就变成了风口”

7月18日,趁着前一天直播的热度,罗敏对外阐述了他的预制菜战略。不过,整场发布会中,他几乎有一半的时间在讲述自己创业的心路历程。

他并不避讳自己创业失败的经历:“趣店曾经历过很多次裁员,2016年裁掉过3000多人。上一个夭折的项目万里目少儿,也亏了不少钱。”

“我也想过,要不就留几十个员工,去搞搞投资算了,或者坐在海边吹吹风,但我好像并不享受这种生活。”他说:“创业失败是大概率的,每一家企业的发展都会是开口向下的抛物线,关键是能不能再重新让他开口向上。”

尽管经历多次失败,趣店账上如今仍有约123.8亿元的净资产,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达到82.8亿元,这也成为了他“折腾”预制菜的资本。

关于预制菜,这位曾经的“追风人”解释,这次并非“追赶风口”。

罗敏自述,他在去年8、9月份开始筹备预制菜项目,至今已经有200多天,队伍也扩充至数百人,而预制菜真正火爆是在今年年初。“我在深深地被人误解,我不是找风口,而是做着做着就变成了风口。”

“我们已经在厦门、武汉、深圳等有15个城市布局了大仓,流水线上几千名工人,这次线上售卖了几百万份,如果是3、4月份后才开始筹备,根本来不及。”罗敏说。

不过,在接受包括搜狐科技在内的媒体采访时,他坦言,最终决定做预制菜的3个月时间里,每天都陷入焦虑。

现如今,下定决心的他已经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预制菜和直播带货之中。“公司将全面转型,现金贷的业务也将淡出。”

招聘信息诚实地反映着趣店的转型。猎聘上,趣店在招的53个岗位几乎都与预制菜有关,这其中既包括有电商、供应链经验的Java研发工程师,预制菜方面的HRBP,也有对GMV负责的抖音直播运营负责人、主播,还有食品厂、生鲜厂的厂长。

除了线上直播,趣店预制菜还对外宣布了铺设线下门店的规划。“我们在未来三年,要支持十万用户创业开设线下门店。”7月18日晚上的直播中,罗敏正式向粉丝宣传他的线下计划。如今,“趣店罗老板”粉丝群已经满500人上限。

“10万人,每人收10万加盟费,百亿资金回收计划?”质疑的声音再次响起。罗敏强调,不用“加盟”来形容这种合作关系,因为趣店不收加盟费。

“我们更愿意称他们为‘创业伙伴’,他们只需要10-15平米,可能租金2-5元/平/天,必须是我的粉丝,可能是宝妈。除了供应链支持外,趣店还会为他们一年的无息贷款。”

预制菜“群龙无首”?

预制菜原本是流转在B端的商业游戏,后疫情时代显露至C端,并成为逐渐起飞的风口。

艾媒咨询今年6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预制菜市场规模为3459亿元,同比增长19.8%。对比之下,美团外卖2021年的GTV约在7021亿元,预制菜约为美团外卖交易额的一半。

市场预测,预制菜市场将保持较高增长速度,2026年将达到万亿规模。不过,目前预制菜市场重点仍在B端,中信证券研报显示80%的预制菜仍在B端,C端占比仅有20%。

无论折腾预制菜的结果如何,趣店的股价着实被拉了一波。高调宣布加入预制菜后,趣店美股一度涨超80%,收涨40%。与其合作的国联水产上涨5.36%,得利斯涨停,趣店股东名单背后的国盛金控上涨9.95%。

“以前我很大部分精力放在市值管理上,但其实只要我认真做事,市值总会上来。”此前,趣店因为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经历了退市危机。即使现在,在股价暴涨超过40%的情况下,趣店的市净率也仅有0.22,只用账上现金及短期投资,就可以买下3个自己。

相比于其他预制菜企业,趣店的不同之处在于较短的保质期,这也给供应链带来较大压力。

“你会发现市面上还没有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公司,我们是第一家做短保预制菜的公司,保鲜期只有三天。国内相关的预制菜公司乃至上市企业,保质期基本上都是6个月或者12个月,是冻品,而我们的产品几乎每一个菜都配有蔬菜,所以定下3天保质期。”

零售、餐饮业往往需要精细的模型计算和成本考量。看似火爆直播后,有记者向罗敏提问:“网传你们直播ROI(投资回报率)只有0.05,这是真的吗?”

罗敏当即否认了这个说法,他用同在风口上的理想汽车做对比:“不至于这么惨,但大家也不用担心我们亏多少,如果和理想汽车比亏损,我们是小巫见大巫。不过,在预制菜上,我会在董事会授权的情况下投入不设上限。”

在定价上,趣店预制菜的定价将在中档餐厅的3-3.5折。“我们不需要赚得多,只需要每单赚1块钱就可以。”

不过,在被搜狐科技问到如何拆解订单成本时,罗敏并没有详细回答:“这么说吧,酸菜鱼目前19.9元,如果是未来是在门店销售而不是采用履约成本十几元的同城配送,这个定价我们仍然是盈利的。”

关于这次创业是否能成功的关键,罗敏给出了“规模”二字。

在他看来,线上直播带货的数百万单是规模,未来线下的10万门店也是规模。在他的设想里,未来预制菜将出现在每个社区、菜市场,真正环绕在大众身边。彼时,无论是短保问题,还是供应链、定价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不过,这并非易事。目前,一个关于预制菜的普遍认知是,我国预制菜市场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行业发展速度较快。但同时由于行业进入门槛较低,市场中的中小企业数量较多,规模企业数量偏少,尚未出现引领市场的大规模龙头企业,行业尚属蓝海。

他变了,却又好像没变

作为连续创业者,时年39岁未到不惑之年的罗敏品尝过成功的滋味,但更多的是失败和质疑。

在动辄清北或拥有海外名校背景的创业者中,罗敏的背景并不突出,但经历堪称传奇。

江西师范大学毕业的他,2005年开始北漂。坊间传闻,他在北大南门的地下室租了一间小屋,每月房租600元,准备考研北大光华。

每次遇到经济、管理、创业相关的讲座,他都提前去占第一排的座位。到了提问环节,他会举手向嘉宾提两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创业?你觉得创业是不是要等时机成熟,比如考研成功或者毕业之后才创业?”

马云、李彦宏都被他问过这两个问题。几乎每一个人都告诉他,创业不需要等,去做就行了。

结果是,罗敏放弃考研去做了,但创业近10年的时间里,他的项目或是内部矛盾,或是上线两个月就被取消,大多以失败收场。直到2014年,他创立趣店,三年后,趣店美股IPO敲钟。

当时,罗敏还立下了一个市值千亿美元的目标,公开宣布,在趣店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前,他本人不再从公司领取薪水和奖金。“从这就可以看出,我当初是多么膨胀。”罗敏坦承。

之后的5年,罗敏再次陷入了趣店之前的创业怪圈,多个项目折戟的经历让他反思创业的本质和意义。

这一次预制菜项目,他再三强调:创业心态与以往不同。罗敏用了“利他”这个词。

“其实从万里目少儿开始,我就开始发生了心态转变,思考创业能给他人带来什么。包括这次预制菜也是,初心是希望能给千万家庭每天节省1小时洗菜、切菜的时间。”

大众评价成为了他重要的参考维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罗敏不无自豪地说道:“我的口碑分是5分,东方甄选是4.97分。”他表示,现在自己最看重的就是用户满意度。

但用户评价似乎无法掩盖“校园贷原罪论”。现在,罗敏抖音账号上的每条短视频下几乎都有网友评论:“这些钱都是当初从校园贷那里薅来的”“就是给大学生放贷的那个?”罗敏感到无奈。“我们从没搞过裸贷,贷款利率也只是在24%左右。当初国家规定禁止校园贷,我们直接就撤出了。”

淡出现金贷业务,彻底转型预制菜后,罗敏看似变了,但又没完全变:如果观察预制菜项目的这套豪掷千金、邀请明星、高调宣传的打法,似乎又与当初的创业路径并无不同。

实际上,这并非罗敏第一次试水餐饮。在创立趣店之前,罗敏曾经想过做PC端卖盒饭,甚至走到大街上卖过几个月的盒饭。

与那时不同的是,今天的罗敏拿着资本这张牌,不用走到大街上,也能拥有近亿的观众。风口尚不知何时退去,趣店的迎风而上也不知结果怎样。但无论如何,罗敏又再次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