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柴谭旭光:把所有混子都清除掉

站长资讯 (9) 2022-04-28 20:47:45

4月26日下午,潍柴集团2021年度科技激励表彰大会在潍坊举行,线上线下6000余人参加会议。

大会表彰企业重大科技创新成果,奖励总额达6441万元。在肯定了潍柴取得的科技成就后,又犀利地指出潍柴科技创新的平均主义、红眼主义、混子主义、级别主义这“原生性四大病灶”。

“我们要将所有害了自己又害了团队的混子彻底打扫干净!”谭旭光说,要彻底解决长期以来的科技“官僚统治”模式;要旗帜鲜明地鼓励科研人员走科学家路线、工程师路线,以专家为荣,树专家权威。企业内有100个科学家远远比有100个部门长强得多。

潍柴谭旭光:把所有混子都清除掉_https://www.jinrisc.com_站长资讯_第1张

以下为谭旭光讲话节选:

在潍柴科技创新发展中,我们要刀刃向内看到深层次的问题,说白了还是企业科技创新的激励机制问题没有彻底解决。

今年以来,我在潍柴先后召开38个科技部门座谈会,逐项“体检”诊断指标,用“磁共振成像”给你们一份体检报告,大家听听准确不准确。我诊断为“原生性四大病灶”,也可以叫“四大主义”。

01

平均主义

“见见面分一半”就是平均主义。计划经济时代的平均主义大锅饭已经打破,但市场经济时代的平均主义大锅饭仍然存在,特别是在我们老国有企业根深蒂固。

我的理解,平均主义有两类,一类是绝对的平均主义,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成果多少一个样,国有企业三项制度改革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一问题。

另一类是相对的平均主义,就是个人贡献和价值没有完全从市场的角度去衡量,没有与收入分配完全匹配,三项制度改革不彻底。同样的人才、同样的贡献在国企和民企收入天差地别。

平均主义的陋习和机制是制约国有企业科技创新活力迸发的最大顽疾。20多年前,我们就进行了技术系统评聘分开,目的就是打破平均主义。

直到今天,我们还在和平均主义作斗争。2019年科技创新奖励,有900多人次参与了分配,看似公平实际上是最大的不公平,这次我们进行了调整,严格控制,精准激励。

02

红眼主义

“羡慕嫉妒恨”就是红眼主义。现在“羡慕”都没了,全是“嫉妒恨”。当看到别人获得了荣誉、拿到了奖励的时候,心里有点波动是正常的,这是人性的本质,正面的波动是前进的动力,负面的波动是消极的情绪。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我们不应该只看到别人上台领奖时的风光,更要看到他们背后十年磨一剑甘坐冷板凳;我们不应该在别人获奖拿钱的时候左右攀比,而应想想别人在奋斗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前一段时间我们破格提拔了5位做出突出贡献的年轻博士,其中年龄最小的是90后;这次又对近两年的科技成果进行了大奖励,奖励总额6440.8万元,其中50%热效率柴油机技术研究项目、国六控制策略及性能开发项目获得技术发明特等奖,各奖励500万元。

我希望大家不要说三道四,这叫王二麻子说话不牙碜。你要是得了“红眼病”,我就给你涂点眼药水!

潍柴谭旭光:把所有混子都清除掉_https://www.jinrisc.com_站长资讯_第2张

03

混子主义

“浑水摸鱼”的人就是混子主义。我们科研队伍越来越壮大,但不思进取、守株待兔的混子也越来越多。

大家好好思考一下,在我们所在的团队中,是不是每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是不是每个人都为企业创造了价值?为什么混子能够有生存空间?

我多次说过,国有企业不养懒人、闲人和能力差的人,混子的存在反映的是我们的考核激励机制问题,不透明、不公正、不严格必然会造成鱼龙混杂。

有人和我说,有些90后的孩子吃不得苦,喜欢“躺平”。我并不认同。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要营造、引领、导向一个充分激发动力的平台和生态。我们要将所有害了自己又害了团队的混子彻底打扫干净!

04

级别主义

“要钱又要官”就是级别主义。国有企业普遍存在唯级别论、长官意志、官本位思想。

我们技术系统有一小部分人既想拿钱又想当官,要级别,要权力,不愿意坐冷板凳,不愿潜心搞科研;存在按级别决策的问题,谁的官大、谁的级别高谁就说了算,而不是让学术专家说了算,让明白人说了算。

我们之前研究新能源的时候,做决策不是新能源专家团队,而是一帮搞发动机的领导,不懂专业,不讲科学,经验决策。我们要彻底解决长期以来的科技“官僚统治”模式,让技术专家有话语权、决策权,掌控技术路线,掌握技术资源。

要旗帜鲜明地鼓励科研人员走科学家路线、工程师路线,以专家为荣,树专家权威。我们企业内有100个科学家远远比有100个部门长强得多。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