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的历史和未来

站长资讯 (57) 2021-10-01 08:47:51

9 月 27 日,字节跳动宣布 Tiktok 在全球的月活用户达到 10 亿。达到这个成绩,微信用了 7 年,Facebook 用了 8 年,快手用了 10 年。当我们站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去审视一家已经被证明非常优秀的公司,或许可以给我带来一些新的思考、不同的视角。

01

字节早期有哪些值得聊聊的事情,后来看比较关键?

九九房,早就搭好了今日头条的框架

在成为今日头条创始人之前,张一鸣的身份是九九房的 CEO。回过头看,早在那个时期,张一鸣其实就搭建好了今日头条的框架。

九九房是面向房地产行业的垂直搜索引擎,主要提供租房、二手房、房产资讯的搜索内容。搜索引擎本身不生产内容,主要是靠爬虫抓取信息。在这个时期,张一鸣就沉淀出了一套内容的扒取、淘洗和分发的模型。

今日头条的模式和九九房一脉相承,主要内容都来自抓取,而不是用户发布。但也正是因为这一套内容抓取机制,使得今日头条陷入了「版权危机」。2014 年,包括国家版权局、搜狐、《广州日报》在内的多家部门和媒体对今日头条提起诉讼。

最终今日头条引入了「头条号」机制,解决了自己没有内容的困境。

图文混排,总刷总有

图文混排、总刷总有,这是今日头条非常有洞见的一个创新。

观察从 PC 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几波变革,最早的门户网站其实是一个模仿报纸的空间结构。它有头条,有很多栏目,各种栏目下还可以继续分级。理论上它可以有无限深,但很多内容就在这个过程中流失了,而那些吸引大部分关注的头条文章,可能一天才更新一次。

今日头条的信息流则是一个时空结构。读者在任意时间打开 App,它呈现的内容都不相同,还可以无限刷新、总刷总有,永远都看不完,这就带来了承载内容和分发的可能性的不同。

这种模式的成功,一方面,在那个年代,人们对于信息消费的需求并没有得到充分满足。另一方面,人类对于信息总是天然贪婪的,总是渴望看到新的内容。

02

快手和抖音过去的竞争

从产品层面上来说,抖音的内容是单列排布,而快手是双列排布。单列天然比双列更有效率,也就是用户的操作更少。用户每多一步操作,就多了一步损耗。

而抖音就像一个遥控器。老人小孩都会用遥控器,摁一下就是一个按键,只有一个大拇指在动。喜欢的就看,不喜欢就快速划过去。从产品选型上来看,这就是完成度模型、时差模型的一个极致体现。

字节的历史和未来_https://www.jinrisc.com_站长资讯_第1张

抖音和快手的内容呈现对比|图片来源: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快手之所以选择双列,其实是为了展现更多的创作者,展示更加多元的内容,这就肯定会带来效率的折损。在快手创立之初,就带着强烈的世界观,这体现在对创作者社区的坚持、对创作者本身的持续关注。

这件事核心本质可能是,目标决定了路径,是要做更大的事,还是做自己的事。如果要做更大的事,人就得小。如果是要做自己的事,那就必须接受,这个事未必是大的。

03

字节产品上历史真正的那些突破点是什么?

总结下来,有三点:一是推荐,二是头条号,三是抖音。

首先用推荐的方式组织内容,就决定了和别人本质上的差异。从内容的分发来说,这一点已经毫无争议,推荐的确是移动生态最佳的匹配。这就好比别人还在点蜡烛,而字节跳动已经率先通上了电。

其次是头条号,它完成了字节跳动的内容供给系统。

第三点是在抖音这个产品里完成了创作者服务。

推荐是有效的分发,头条号解决了供给侧的问题,抖音则把供给侧扩展到了更多的个体,而不只局限于头条号那种偏机构或者专业作者的创作者生态。做到这三点,字节跳动就完整地搭建了自己的框架。

04

外界对字节的几大误解是什么?

字节跳动是 App 工厂

App 工厂的意思是,像工厂流水线一样,批量地生产 App。张一鸣本人应该是非常反感这个说法的。他汇聚了一大批优秀的人,在公司内部鼓励坦诚清晰,鼓励自由思考,宣扬务实的浪漫,这和工厂标准化的生产是完全不同的思路。

字节跳动的战略重点一直是很明确的,从今日头条,到西瓜视频、抖音,它每一个阶段的投入重点都很清晰。早期字节跳动作为一家小公司来说,只有业务足够聚焦,才有可能做出足够优秀的产品。

对 App 工厂的误解,实际上是因为不了解,字节跳动是为什么成功的。

字节跳动厉害是因为中台厉害

当我们面对复杂事物的时候,总是天然会寻找一些速成的逻辑去解释他,「中台厉害」就是这么一个最速成的解释。

但仔细想想,一个产品,从试点立项,跑闭环,再到几百万、几千万的 DAU,其实考验的是 CEO 的决策质量。字节的成功,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张一鸣的决策。

大家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就要寻找别的解释。因为一家公司学新的模式是很容易的,但换个 CEO 就不那么现实了。

把中台说成是成功的基石,实际上就是把一场战争的胜利,定义为工具的胜利,本质上其实是一种懒惰。

05

张一鸣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 Nerd

张一鸣是一个「Nerd」式的人物:理工男、不善言辞、崇尚技术。

观察张一鸣的博客,可以发现他两个明显的阅读倾向。一是他特别喜欢读各种伟人的传记,二是爱读海外公司的发展路程。张一鸣曾经也说过,阅读历史书增强了他对时代浪潮的感知力。

如果再往前看,就会发现,张一鸣会经常去做一些所谓的刻意练习。运动员会有刻意练习,比如科比·布莱恩特每天要投 1000 次篮,这样才能保持肌肉记忆。在张一鸣的博客里,他会经常总结,比如他毕业后加入的第一家公司酷讯为什么迅速崛起,又迅速失败;饭否的失败和内容审核的关系;如果回到迅雷的高峰期,它可能有一个更好的角色吗?

我们现在常说的数字孪生,就是很多工业产品不是先造出来,再测试。而是直接把这个产品在虚拟时间里还原、测试,再造出实体产品。这是张一鸣的风格,他会在脑子里不断地做仿真,再实践。只不过,他造的不是工业产品,而是公司。

「非共识」的张一鸣

大概是 2013 年左右,当时的今日头条估值不过 1 亿美元,张一鸣就非常笃定地说过,推荐算法、信息流一定是一个特别大的未来。

当时业界在向移动互联网转移的时候,主流的共识还是在游戏、电商、搜索、社交这些方面,没有人认为移动阅读是一件特别大的事。

但张一鸣的「非共识」反而给自己留下了一个足够的成长空间。直到 2015 年今日头条的估值达到 5 亿美元之后,大家的共识才逐渐向张一鸣靠拢。这中间有两年空窗期,这是张一鸣不断在自我迭代、而其他人完全没有关注到的两年,这在充满了聪明人的互联网圈是非常少见的。

06

字节的未来与挑战

前 Musical.ly 的创始人、现在 Tiktok 的产品负责人朱俊曾经做过一个比喻,他说 Musical.ly 本质上是一个电视机,观众看电视是想看到好的内容,刚好推荐算法就是一个最好的筛选机制。如果是图文的话还有一定的理解门槛,但视频是天然对所有人更友好的方式。

早期抖音流行起来的视频内容,都是像海草舞、扇子舞或者搞笑段子这样不需要文化理解或者语言思考的内容。这些内容其实是非常具有普适性的,不论哪个国家、说什么语言的人都能迅速理解。同时这也是 UGC 内容,或者创作的平权化,在全世界有史以来发挥的最好的产品。

所以 Tiktok 成为了第一个在美国占据主流地位的中国互联网产品。大家可能没有意识到,但仔细想想,这是一件非常提振民族自信的事情。这意味着中国互联网的实践的确领先了全世界。接下来,围绕着 Tiktok,肯定有更多的中国品牌可以走出去。

抖音目前的规模效应已经聚集了一大批最好的创作者,同时它还有最精准的用户画像识别、最好的商业化,它已经是事实上全球最大的单页 App,没有之一。

那接下来,字节跳动的未来是什么?

这其实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答案的问题,但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手机已经快要过时了,未来不会有哪场手机发布会会像 iPhone 4 一样轰动。

仔细想想,手机真的是人类接受信息最好的方式吗?人类经过上亿年的演进,进化出了两只眼睛,天然更容易接受横屏的信息。而竖屏,其实是一种反人类。

我们都在期待元宇宙的到来,这背后是从手机到下一代计算设备的更替,正如手机替代 PC 一样。这可能需要 3 年,才会让我们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感知;然后在第 5 年,才会有比较明显的变;在第 10 年,可能才会最终到来。

我们无法准确地预测它最终的形态是什么,但一个必然发生的事是,手机已经快要翻篇了。竖屏一定不会是终极形态。

一个月前,字节跳动收购了国内 VR 市场份额第一的 Pico。对我们来说,这或许是一个信号。

THE END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